代表委员聚焦能源安全:推进国产化化解“卡脖子”风险-真实灵异事件

发表时间:2020年05月30日 05:44:59内容来源:代表委员聚焦能源安全:推进国产化化解“卡脖子”风险

来自:代表委员聚焦能源安全:推进国产化化解“卡脖子”风险文章地址:http://health.shanghengkongjian.com/20200518/153909.xml

代表委员聚焦能源安全:推进国产化化解“卡脖子”风险

而在2011年,美国原油对外依存度同样高达53.5%。2014年,伴随着美国页岩油革命,原油对外依存度逐步降低,2019年甚至完成了从原油进口国向原油出口国的转变。

韩晓平表示,“从历史上看,石油危机对国家的影响是巨大的,我国虽然目前还没有遭遇这样的问题,但还是要防患于未然,而不是亡羊补牢。”

事实上,谈及新能源的发展,提到最多的就是效率。“目前在我国的能源结构中,新能源还只是传统能源的补充。风能、太阳能都属于间歇性能源,需要与化石能源配合好。如何高效地利用好新能源产业是一个需要解决的问题。”韩晓平说道。

其中,马永生提到,目前中国石化千万吨级炼油装置装备国产化率达到94%,百万吨级乙烯装置装备国产化率达到87%。但部分关键核心装备仍依赖国外制造,成为制约我国石油石化行业高质量发展、危及产业链安全的瓶颈。

“氢能被认为是能源发展的终极形态,我国同时也具备一定的发展基础。但是,由于刚刚起步,目前在氢能产业链中核心技术空心化,燃料电池催化剂等关键材料核心技术与国际先进水平还存在差距。”氢能行业人士说道。

新能源发展势头提升“面对能源安全,既要脚踏实地也要仰望星空,面对未来,调整能源结构,提高二次能源在能源结构中的占比将成为必然趋势。”韩晓平说道。

本报记者/李哲/北京报道今年两会,能源安全话题成为不少代表委员热议的焦点。

“保障能源安全是一个全方位的过程,科技创新和自主化替代,同样是其中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。”韩晓平说道。

中国能源网首席信息官韩晓平向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表示,“能源安全不能孤立地看,能源已经成为连接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纽带。”在他看来,我国的化石能源对外依存度较高,能源安全的意识需要提升。

“增加更多的以人民币结算的期货产品,这对于稳定我国能源安全,促进中国期货市场的对外开放是很有帮助的。”韩晓平说道。

“这方面突出表现在,部分特殊条件井下测控装备等存在空白,先进地球物理装备、大型压缩机等方面与国外制造存在一定差距。”马永生说道。

上海期货交易所(以下简称“上期所”)向记者提供的信息显示,下一步,上期所将加快推出结算价交易机制(TAS)、稳步推进原油期货期权、推进保险参与交易、推动上海价格在现货贸易中的使用。同时,持续完善规则制度,尽力降低交易成本,不断深化市场服务。加快研究推出低硫燃料油、成品油、天然气等能源品种,着力构建中国能源价格体系,为市场提供更完善、更丰富的定价和避险工具的同时,助力保障国家能源安全、提升价格影响力。

今年两会,《政府工作报告》中提到,“保障能源安全。推动煤炭清洁高效利用,发展可再生能源,完善石油、天然气、电力产供销体系,提升能源储备能力。”

另一方面,我国能源的对外依存度则居高不下。“我国是世界第一大石油进口国、世界第二大石油消费国。2019年我国原油进口量突破5亿吨,再创历史新高;同时,2019年我国原油对外依存度超过70%。”石化行业人士说道。

有观点认为,基于我国“多煤、贫油、少气”的能源资源禀赋,煤炭在能源安全保障中起到兜底保障作用。

代表委员聚焦能源安全:推进国产化化解“卡脖子”风险

国家能源局数据显示,截至2020年一季度末,我国可再生能源发电累计装机达到8.02亿千瓦,同比增长8.4%。其中,水电装机3.57亿千瓦、风电装机2.13亿千瓦、光伏发电装机2.08亿千瓦、生物质发电装机2406万千瓦,分别同比增长1.3%、12.4%、15.6%和19.3%。

两会期间,全国政协委员武钢提出建议,进一步明确可再生能源的战略定位,并制定中长期能源发展规划,为可再生能源产业勾画更为清晰的发展路线图,配套出台相关产业政策,保障可再生能源行业健康持续发展,为国民经济发展提供有效保障。

此外,由于原油期货在国际结算过程中是非常重要的结算方式,国际原油的巨幅震荡同样对金融领域造成冲击,甚至美国WTI原油在5月原油期货首次跌入负值。针对这一情况,全国政协委员李永林提到,为深化上海原油期货建设,进一步提高中国在全球原油贸易中的定价权和影响力,李永林建议上海原油期货在进一步完善交易规则、构建交易体系、丰富交易品种等方面,适时推出相应举措,有力促进中国期货市场对外开放、中国能源产业高质量发展。

“事实上,发电侧和输配电体系中,同样有很多核心设备和芯片技术都还没有完成国产化替代,而中国的一些企业完全有实力去进行相关创新工作。”韩晓平说道。

原油对外依存度高改革开放四十余年中,我国经济经历了快速发展,能源的需求量与日俱增。而在我国能源结构中,以煤炭、石油为代表的一次能源仍然是能源消费的主力军。

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回顾美国能源发展历程不难发现,上世纪70年代美国原油开采曾经达到历史高峰,当时美国每天的原油产量可达960万桶左右。但是,随后逐渐进入瓶颈期。“历史上看,美国原油对外依存度最高的时候超过60%。”上述人士说道。

此外,氢能产业的发展同样被提及。全国人大代表韩峰提出,近年来,国际油价长期处于震荡波动状态,新能源发展势头逐渐提升。党的十九大进一步明确“推进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,构建清洁低碳、安全高效的能源体系”,为我国能源转型发展指明了方向。氢气作为二次能源和清洁能源载体,具有来源多元、终端无污染排放、应用范围广等优点,对保障国家能源安全、应对气候变化、防治大气污染等具有重要意义,是推进能源革命的重要抓手。

而在韩晓平看来,能源安全需要从高处着手。“近年来我国在环保领域取得了很大的突破,参考环保方面的经验,无论是设立生态环境部还是颁布实施环保法,都对环保领域取得突破起到了很好的作用。能源方面同样可以借鉴一些经验,从顶层设计上就建立完善的管理体系,真正形成自上而下的管理办法。”

多举措提升能源安全针对现阶段我国能源安全存在的问题,不少代表委员积极建言献策。

代表委员聚焦能源安全:推进国产化化解“卡脖子”风险

“清洁利用的煤炭同样是清洁能源,进一步提升煤炭清洁利用、高效利用,形成技术可靠、经济可行的技术体系,对保障我国能源安全至关重要。”上述业内人士说道。

记者了解到,上海原油期货上市两年来,已成为仅次于WTI和Brent的第三大原油期货。截至2020年3月31日,原油期货累计成交6624.58万手(单边,下同),累计成交金额30.02万亿元;日均成交13.49万手,日均持仓2.99万手,较上市初期增加6倍和16倍;近期持仓规模快速扩大、屡创新高,2020年4月20日持仓量达18.84万手,为上市以来最高。

全国政协委员、中国石化总经理马永生提到,目前中国石化千万吨级炼油装置装备国产化率达到94%,百万吨级乙烯装置装备国产化率达到87%。但部分关键核心装备仍依赖国外制造,成为制约我国石油石化行业高质量发展、危及产业链安全的瓶颈。对此,马永生建议,推进石油石化重大技术装备国产化,以化解“卡脖子”风险。

基于此,马永生建议,国家层面明确牵头部门或在相关部门设立专门机构,归口管理国家重大技术装备创新攻关工作,统一制定政策,统筹协调相关力量,形成产学研用“一条龙”的攻关机制;针对高端材料、关键装备、核心部件等“卡脖子”项目,加大财政补贴力度。